百朗工作室

创业者必读文章!


毫无疑问,一场可以预见的、更加猛烈创业的高潮即将席卷大江南北。无论以广州深圳为中心的南方,还是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将会有更多的人投入到创业的大潮中。根据IT桔子统计报告:北京的创业公司的总数几乎等于广东加上海的总和,投资金额也是两地之和。但数据标明,南方的创业公司正在逐渐赶超,北京的比重在下降。

同样是创业,一个有意思的但又无法忽视的现象是:由于文化、地域、经济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南北互联网从业者却有着巨大区别和差异。我们从创业氛围、舆论宣传、商业模式等方面来具体分析这些差异。

创业氛围:北方好大社交 南方偏小圈子

截止2014年的不完全统计,全国已经有30多个城市100余家创业服务的咖啡厅(茶馆)开业,服务包括创业者集会、项目洽谈等。在这其中,北京创业咖啡馆最多,包括车库咖啡、3W咖啡、必帮咖啡、千寻咖啡、贝塔咖啡、Binggo咖啡、Founder’s Coffee等。上海的爱塔咖啡、微咖、IC咖啡等。深圳的贝塔(福田店已倒闭)、3W、起点、创新谷等。相比北京来说,南方的创业咖啡氛围较差,甚至称得上惨淡,数量较少,甚至濒临倒闭。

咖啡馆的发展差距如此之大,和南北创业的氛围有很大关系。北方创业者喜欢扎堆,南方创业者比较偏重小圈子。周末打开微信朋友圈,北京的创业者大多是在参加各种聚会:创业咖啡沙龙、高峰论坛、千人大趴,各种高大上,完全停不下来;深圳的创业者主题更多是加班、爬山、家庭、朋友聚会等生活气息更浓的内容。

Windstore是在深圳、北京均工作过的创业者,他的上一个项目在北京,后来回到深圳继续开拓。他最深的感触就是北京的创业氛围太浓太热了。且不说中关村创业大街言己又或3W咖啡那样的热门区域,即使去任何一个创业咖啡,里面都是一帮热火朝天的人讨论着理想或妄想,尽管可能下一个月的房租都没着落,但并不妨碍这些人对未来充满期望。

他回到深圳后,周末有空时依然习惯性去创业咖啡,想找一些同道中人讨论或交流,很快发现这种想法落空了。即使像创新谷这种声名在外的创业咖啡也是门可罗雀,有质量的活动太少,其它的如起点咖啡、贝塔咖啡更是无以言表。“我觉得有些孤独”。在深圳,这种讨论只能局限与自己好友、同事或者同学小圈子进行。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这和两个城市的文化有密切关系。北京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历来有集会和讨论的氛围。同时又是经济文化中心,国内主流互联网和优秀高校最集中的地方,政治和文化的积累为酝酿这种集会和讨论的氛围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北京的大公司扎堆,百度、小米、360等;高校集中,全国112所“211”学校,北京有24所。这些同一公司或同一高校出来的创业者大多有着同门的情结,缔结成一定的派系,如网易系,搜狐系、北邮创业系、清华创业系等,同事、同门情谊是维系人们交流和沟通重要的纽带,推动着这种集会文化的发展和迭代。

反观深圳,高校稀少,仅有深圳大学和襁褓中的南方科技大学。同时互联网或IT大公司数量偏低,除了腾讯、华为,后来的迅雷等公司都不成规模。创业者之间除了微弱的同乡情谊外,没有更多的关系维系创业者之间的关系。即使是腾讯系的,在南方也是非常松散的关系。有意思的是,被官方认可的离职员工组织南极圈是在北京,而非深圳。

舆论宣传:北方重势 南方重事

在创业过程中,北方创业者善于借势造势,精于整合资源,长于制造概念,创业过程中讲究高举高打、大张旗鼓。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以优酷古永锵、YY李学凌、陌陌唐岩等上市公司为代表的网易和搜狐系创业者,这和他们善用舆论宣传和借势有密切关系。

北方创业者更多是理想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或两者结合。而南方更多是现实主义者。南方创业者的更多是埋头做事、不事宣传,新兴的大疆科技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舆论和宣传的利用和放大的气氛很容易走向两个极端,一个是容易出现意见领袖和行业领导者,他们是整个行业最敏锐的观察者。敢想敢做,百无禁忌,突破拘束,这是产生一个新的行业领导者的条件之一。在大多数人对新行业和新机会了解还未足够深刻和觉察时,提出新的概念和模式,同时推动着新的产业的形成。如新兴的o2o相关的产业中的王兴等人。“我们把吹过的牛逼都实现了”。当一个行业诞生时,是必须要有领导力和传播力的先行者去实践和放大,足够的造势和阵容才能形成一个新的中心。根据IT桔子公开资料,2014全年国内共有31家互联网公司IPO上市。光是北京一个城市就占了18家。而广东省仅占了5家。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过度的造势或者夸大,会直接导致机会主义盛行,狂欢的泡沫之下,投机者横行,所以互联网创业妄人多出北方,黄太吉赫畅、泡否马佳佳等就是典型代表。这种奇葩式的人物在北方创业者中犹如细菌在湿润的温室中迅速繁殖和发展。号称传统美食的卖煎饼果子的黄太吉,口味乏善可陈,但靠着创始人巧如簧舌,竟然招摇过市,获得资本和市场、媒体关注,甚至还被商学院邀请“传盗授业解惑”,一时风头无两。

在南方人看来,一家口味难吃,还理直气壮的餐厅,无异于和抢劫差不多。但是,正是他这些自我包装和催眠的特长,资本需要故事,媒体需要热点,创业者需要关注,多重因素将皇帝的新衣这个戏码再次用不同形式上演。资本、媒体陷入了集体的魔障,疯一般的追捧。不过任何事也不会违背经济学规律,一段时间后,清醒过来的市场终于回调到正常的档位,给予了准确的评级和待遇,后期开的店可谓门可罗雀。大众点评大量两星级和一星级的点评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观深圳的最具代表性的两家公司:华为任正非和腾讯马化腾。2015年1月13日,华为发布业绩快报:华为2014年营收预计为2870亿-2890亿元。主营业务利润为339亿-343亿元。作为巨头,即使成绩傲人,但任正非从1988年创办华为至今,极少接受过媒体的正面采访,从不参加相关评选、颁奖活动和企业家峰会,甚至连有利于华为品牌形象宣传的活动也大多拒绝。据华为内部人透露,华为手机的负责人余承东曾经因为公开场合言论过多而被任正非敲打。

腾讯的马化腾,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他带着团队,从赛格一间破旧的办公室一直到香港上市,从50万人民币一直到千亿美金市值,但与马化腾接触过的人的印象大多是:性格害羞、内敛、书生气,他在腾讯12周年给员工的信中写到“我是一个不擅言辞的人”。

在国人传统的思维方式里。低调谦和一直被褒奖的人品和优点,在工业时代和传统互联网时代,低调有利于埋头发展。但是在信息高速流动,环境极速变化、信息传播渠道多样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过度低调可能是个致命的缺陷。南方创业者由于低调而频频失误。

2010年的互联网小弟360在舆论力压巨头腾讯已是周所周知。同样是做手机,南方的黄章与北方的雷军在宣传上完全不是一个段位,与罗永浩罗大锤更加不可同日而语。魅族M8在诺基亚时代应该是最受追捧的手机之一,本来在智能终端这块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创始人黄章属于典型的南方系创业者,埋头做事,闷声发财,不善发声,唯一能感觉到他存在的就是早期在论坛里回复用户。

按照目前市场分析,黄章成立于2003年3月的珠海魅族估值约在350-400亿人民币之间,而后来者的北京小米,2010年4月才成立,却已是不可同日而语,挤入了国际巨头行列,是全球非上市公司估值最高的——达450亿美金。而小米在数年时间得以几何级数的成长,鲸吞魅族的市场。除了产品等因素外,不遗余力的宣传,通过媒体、自媒体等多种途径对米粉洗脑和组织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的。由于不善舆论与媒体宣传或者忽略舆论的作用,南方的创业者的血淋淋的教训已经比比皆是。

不过随着80、90年代等新生力量的崛起,年轻的创业者逐渐开始重视舆论与媒体传播,2014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广州创业者课程格子的余佳文,就是马化腾的老乡,但是在央视的高调与不拘一格的言辞让他一炮而红。是非对错暂且不论,舆论意识的觉醒说明后来者已经开始将舆论宣传列为创业的必修课程。

发展模式:北方偏愿景 南方偏营收

国内的互联网的形态,大体可以分为两个世界:一个是美式互联网,业务形态都可以从美国那边找到模板或者案例,比如微博、美团、校内、LBS等业务形态,一种是中式互联网,比如SP、陪聊主播、游戏免费道具收费等等;美式往往看不上中式的,觉得土、挫、穷;中式互联网往往不屑于美式互联网思维,认为假、大、空;这种思维的差异,恰恰反映了南北创业者在互联网创业形态上的区别和差异。

到了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2015年,北方创业者讨论最多的是o2o、Facebook、Twitter、snapchat、whatsapp、uber等,讨论着下一个明星模式或者新兴产业时。在南方,深圳车公庙或南山,大家都以为日落西山或者行将就木的SP,却默默无闻的为低调的创业公司创造着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一个10多人的小公司,做一款安卓版本的打飞机的普通游戏,可以做到日流水7万人民币。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刷机、刷APP的利润甚至支撑着一个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

在上市公司里,以视频主播业务为主的天鸽互动2104年的第三季度毛利为1.53亿元,毛利率高达88%。优酷土豆第三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11.1亿元(约合1.803亿美元),净亏损为人民币 1.814亿元。这些在追求改变世界的北方创业者来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中式互联网的蔓延和繁衍最终证明,在中国,由于用户、文化背景、发展阶段的不同,互联网处于两极分化状态。本土化的思维和方法更适合现阶段的发展。腾讯的QQ秀、会员钻、9158视频主播、游戏中的SP购买道具等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形态的壮大、充裕的现金流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北方创业者考虑更多的是改变世界,创造一个新的产业,改变现有的格局。太长时间抬头看天,但却忽略了脚下的路。没有现金流和好的商业模式,活不下来,再伟大的梦想也是空想。南方创业者更多考虑的赚现钱,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电商在南方更为发达,唯品会、阿里等的电商创业公司基本代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

但是如果过于专注于生存,太强调眼前的利益与发展,没有前瞻性和长远眼光,整个创业的格局与发展就会被束缚,一直埋头拉车,顾不上抬头看方向的结果就是只顾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富即安,很难诞生行业的领导者。

2014年估值过10亿美金进入独角兽俱乐部的中国公司里,包括滴滴打车、口袋购物、美团等绝大部分公司都在北京。在深圳,腾讯之后再无大腕,迅雷颓萎、快播夭折,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这个局面在不久应该会被智能硬件的创业者打破。以大疆无人飞机、坚果智能影院为代表的智能硬件创业公司在各自领域发展的速率已经显示出大佬的潜质或气势。

在中国武术里,有句老话叫做“南拳北腿”,南方善用拳,比如成龙,他成了武打演员。北方的善用腿,比如李连杰,他也成了武打演员。但是只有集两者于一体的方能大成,比如李小龙,是巨星,更是武术家,是武术史上迄今难以超越的标杆。只有南北的特长结合,北方的氛围、宣传、格局加上南方的耐心、实干,创业领域方能成大器。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山西乐惠创享科技有限公司 Inc. 京ICP备15003423号-3